时瓷

斑看不见夏目了

猫咪老师不在。
夏目买来的豆沙包孤零零的躺在碗里。
夏目觉得很奇怪,老师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啊。既然这样,那豆沙包我就帮他吃掉吧。
豆沙包的味道很好,但是夏目不怎么开心。
夏目坐下来静静地注视着那扇猫咪老师每次跑出去再回来时都要推开的窗户,玻璃反射的光从夕阳的橙黄变成白色的灯光。
猫咪老师还是没有回来。
夏目发觉不对劲,老师不可能离开这么长时间。他有些慌,虽然觉得总是为了一点小事就慌张这样不应该,但是对于身边这些好不容易才拥有的温暖的事物,他还是不能做到放宽心看待任何的不妥。
很幸运的是他跑了不远就遇到了两个中级,他们告诉夏目斑刚刚回去。
“夏目大人这么着急干什么,反正他会回去的嘛。”
“会回去,会回去。”
夏目无奈的笑笑:“是啊。谢谢你们,那么我要回去了,再见!”
真是的,害我那么紧张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回去必须要说说他,不知道塔子阿姨会不会担心。
夏目走到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猫咪老师跳上屋檐,他加快脚步上了楼。
夏目向塔子阿姨和滋叔道过歉,刚进屋,就看到猫咪老师打开了那扇他盯了一下午的窗户跳了进来。
“今天的酒味道真好啊~咦,夏目不在吗?算了,待会再去找那家伙好了。”
夏目装作生气的表情一下子垮下来了。
“老师?”夏目伸手在猫咪老师眼前晃了晃。
猫咪老师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去了,就像要过去找他开罐头时的样子一样。
夏目愣愣的坐在原地。
“老师?”
猫咪老师看了一圈屋内,视线有一瞬间正好与夏目的视线对上,却在下一秒又转开了。
“老师…”
其实早在刚认识猫咪老师不久的时候夏目就想到过这种结局,不过是反过来的。
夏目本以为会是有一天,他回到房间里,也带了七辻屋的豆沙包或馒头,也等了很久,也跑出去找猫咪老师,也因为回来晚了向塔子阿姨道歉,只不过没有中级对他说“他总会回来的”他再也看不到猫咪老师了。也许中级就从他身边走过想向他打招呼,可是夏目看不到。
——那么挣扎着想要在一起,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夏目跑去关了灯。
猫咪老师一下警觉起来:“谁在那里?”
没有声音,哦,他听不到夏目一次次的说老师,我是夏目。
“老师,我是夏目。”
“老师,我是夏目,我在这。”
“老师!”
猫咪老师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他静静望着灯的方向望了好久,最后他起身,跳出了窗户。
夏目走到窗边,他看到变回原型的斑飞向森林。
“什么?你看不到夏目了吗,斑?”
丙惊讶的说。
“嗯,我看不到他,昨天他应该就在屋里,而我连气味也闻不到。”
斑不再像以前那样漫不经心,他很严肃的看着丙。
“啊…如果这样的话…”
斑感到那句呼之欲出的话沉重的压在他身上。
“告辞。”
丙望着他离开的方向,也惆怅的吸了一口烟。
“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就算是永别了吧。”
——
斑最后一次回到夏目的房间,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趴在那里,看着夏目经常坐的地方,事实上夏目的确在那里,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老师。”
“你要离开了吧。”
“去吧,老师,别犹豫了。”
“友人帐我给你放在这里了。”
“请拿去吧。”
夏目把友人帐郑重的放在斑面前。
斑看到了,却扭过了头。
“拿回去吧,收好了,再被抢走我也救不了你了。”
不管夏目听没听到,斑站起来从窗户离开了。
夏目艰难的维持着一个温柔的笑,等他终于连斑的尾巴都看不到了,才捂住脸。
斑闭了闭眼,要去哪里呢?不知道。以前顾忌着不能跟人类有过多的交集,现在好了,玲子不在了,夏目消失了,他不用变成那个肥肥的招财猫了,他又变回这个高贵美丽的形象了。
挺好的。
挺好的。
挺好…的。
只是结局而已,无论怎样结局只能是这样,人和妖,不就只能这样吗。
—— 那么挣扎着想要在一起,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自己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斑讽刺的想。
后来斑回去过,夏目每次都站在他面前对他笑。
斑拜托丙和三筱他们,尽力让夏目在有生之年不因妖怪出事。
夏目拜托丙和三筱他们,在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把斑找来,把他说的话告诉斑。
后来斑没走,夏目和妖怪们还是经常聚在一起聊天,斑也在,夏目总是不长记性的对他说话,笑着笑着擦掉眼泪,不知道是不是中级们的笑话太好笑了。
塔子阿姨问夏目,猫咪怎么不见了呢?
怎么不见了呢?
因为我不见了吧。
“猫咪它…回到它原来的地方去了。”
“这样啊,猫咪它还会回来的吧,回来了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会给它做好吃的。”
“嗯…一定。”
也不知道他回答的是猫咪老师一定会回来还是如果猫咪老师回来了会告诉塔子阿姨。
滋默默听着,夏目好像很平静,他却听出了一点忧伤。
过了几天滋抱着一只猫回来了。
这次不是寄养的,是他找了好久找到的一只和猫咪老师几乎一样的小猫。
夏目看着这只猫,想起了那次,他抱着那只寄养的小猫,猫咪老师那个受伤的表情。
想着想着他微微笑了,滋以为是他很喜欢这只猫。
夏目抱着它上楼了。
夏目把它放在地上。
夏目低下了头。
夏目哭了。
“你知道吗…他看不到我了…”
他埋下头去,终于哭出声。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