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瓷

有时候你想杀掉他,但是——

“啊,太宰那个混蛋。”
中也拿着把上膛的枪脸色阴沉的走向太宰家。
“这次绝对要杀掉那家伙。”
就在他在想怎么清理现场的时候,不经意的一瞥,中也就看到了一家整整齐齐码着一排排红酒的店。
“唔?”
——好像太宰说过最近喜欢喝酒来着?
于是十分钟后中也敲开了太宰家门。
“呀,中也。”太宰笑起来。
中也不耐烦的皱起眉,然后——
然后把一瓶刚买的酒丢到了太宰怀里。
“早点酒精中毒死掉吧。”
一只手悄悄把那把枪藏进怀里。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