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瓷

【四根手指是什么意思?】

吴邪一觉醒来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屋里什么人都没有,他跑出去一看,外面也没人。

“喂!隔壁大姐!”
没有声音。

“我要捉你的鸡啦!”
还是没有声音。

好了,连隔壁大娘都不在。我是又被哪个黑道势力盯上了么。

小哥和胖子出去遛弯了?就胖子那德行,还遛弯呢。

通常这种情况都是我要被套路。

吴邪心想。

还是出去看看的好,万一又被耍,也不能坐以待毙。

吴邪想着想着,拿上那把白狗腿,试了试,还行,挺顺手。

揣着刀,吴邪一路精神紧绷,随时准备对付突然出现的敌人。

奇怪的是根本没有什么袭击他的人,除了走过的地方都没人之外好像只是一个平常的早晨。

不知不觉吴邪走到了平时经常去的一家村里唯一一家点心铺门前,是说过要做给小哥吃的种点心。

突然吴邪顿住脚步,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来,对于无法解释的所见感到困惑又紧张的感觉。

他看到黎簇正站在铺子前,拎着个纸袋,突然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扬了扬手里的纸袋,然后拔腿就跑。

等等?黎簇?

出于这是今天看到的第一个活人,吴邪的身体率先做出反应向黎簇追去。

老子还真就不信这是个陷阱了。
吴邪边跑边想。

这小子跑的还挺快,果然人是会长大的…呸什么鬼。

不知不觉吴邪追到了一个路口,在拐角的地方吴邪听到了嘈杂的人声。

这里确实是个集市,难不成所有小贩昨晚上放出消息所有东西大甩卖先到先得所有人都跑来抢购了?包括小哥胖子以及黎簇?
太扯了吧。

吴邪调整了一下呼吸,走出拐角。

眼前是一条热闹的集市,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可是没有走出来的人。

黎簇不知道跑哪去了,索性也不追了。

吴邪眯了眯眼,径直走过去。

站在集市口四处望,出了人头还是人头,就当吴邪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瞥到了一个人。

吴邪愣住。我自己的脸?这他妈…
一定是张海客吧!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吴邪艰难的挤过去,快到张海客跟前的时候张海客像是知道他过来了一样转过头来,那张和自己长的一样的脸上是一个神秘的笑,张海客突然伸出四根手指晃了晃,然后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喂!什么意思啊!”
吴邪郁闷的看着拥挤的人群,张家人就是他娘的不靠谱。

嗯?
远处那个女的很眼熟?

吴邪再次挤过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那个女的慢慢转身,嘴角一个张扬的笑,手里拿着的东西冲吴邪摇了摇,吴邪一看不好,是个青铜铃铛,刚想做出反应没想到张海杏居然把铃铛往自己手里一塞。

“经过处理的,当个装饰品。”

然后也伸出四根手指晃晃,接着把外套往肩上一搭,自顾自逛集市去了。

吴邪拿着铃铛恍恍惚惚往前走,一个喊声使他清醒过来。

“小吴?”抬头一看,隔壁大娘隔着几米路朝他招手,没等他走过去呢大娘晃了晃四根手指转身走了。

四根手指…怎么谁都晃手指?

“哟。”身边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

“小花?”吴邪惊讶的看着倚在卖糖葫芦的草垛边玩手机的小花。

小花笑笑,把糖葫芦递给吴邪,像小时候那样。
“吴邪哥哥,我只给你留了四个哦。”小花俏皮的笑着。

突然有人撞了吴邪一下。
“哎呦,抱歉抱歉,眼神不好了。”
那人低着头走过去,吴邪看到他眼睛上的黑布条时果断跟过去。

那人走的很快,吴邪勉强紧跟着他。

走了不远那人就停了下来,吴邪这才看到那人停下的地方是个摆了满满一桌子高达模型的摊子。

“哟呵,苏万啊。”

苏万放下手里拼了一半的模型走过来,吴邪差点以为他要给他拿盒模型的时候苏万从包里翻出张卡来郑重递给吴邪。
“我爸酒厂的,拿它吴老板您想咋喝咋喝。”
苏万作豪情状一挥手。

“败家孩子,也不给你师傅留张。”
黑瞎子拿下布条重新戴上墨镜。

“拿酒了记得过来孝敬孝敬师傅,给,为师亲自炒的。”
黑瞎子甩过来盒东西,还是热的。
“往前走,快去。”

黑瞎子把吴邪往前推着,又喊了声,吴邪回头的时候黑瞎子和苏万伸出四根手指。

吴邪拎着一堆东西边走边看,无一例外的是每走一段路就有一个熟人向他丢来一个东西再晃晃四根手指。

拎条肥鱼的王盟,耍刀玩的杨好,包装花束的霍秀秀,打牌的坎肩和皮包…

都…在这里啊。

走到最后吴邪看到了路边坐着一边一个跟左右护法似的胖子和小哥。

“咋样啊天真同志,解老板真是大手笔,他把我们整个村的人都贿赂着串通好了,就等你了。”

吴邪愣了一会,慢慢转身,睁大了眼睛。

他们站在他的身后,好像有什么天大的喜事一样脸颊发红。

黎簇晃起四根手指,说道——
“吴老板,”

——“祝四十岁的吴邪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