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瓷

你不知道的


其实,在猫咪老师还是斑,还没有被封进结界的时候,就见过那个和夏目玲子很像的小男孩。

在小夏目为了躲开放学路上的妖怪跑到一条小路上的时候,斑正好经过那里。

斑很惊讶,玲子不是已经去世了吗?人类应该没有复活一说吧,怎么这个孩子身上会有玲子的气味?

斑决定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他好奇心重,可能是因为玲子是很特殊的存在吧,是人类还拥有很强的妖力,而且跟他也有些来往,听说玲子去世他还觉得有些可惜。

貌似是个男孩,他看上去这么弱,除了气味很像之外跟玲子那家伙完全不同吧。

斑心想。

他打算晚上再过去。

当他来到那家人院子里的时候,他看到那个小男孩正坐在院子里无声的哭泣,还竭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再懂事的孩子,面对双亲的离去和亲戚的嫌弃,以及同龄人的排斥,也会忍不住偷偷哭泣,他也只是个孩子。

月光照在他浅色的头发和略显苍白的皮肤上。

除了是男的,长的还真跟玲子那家伙一样啊。

“喂。”

小夏目吓了一跳,差点喊出声,他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白色妖怪,他没见过这么大的妖怪,他有些害怕。它是来找我的?是我招惹过它吗?

“你叫什么?”

“夏目贵志…”那个孩子犹豫的开口。

“我问你,你跟夏目玲子是什么关系?”

小夏目怯生生的看着斑:“夏目玲子…是我…外婆。”说起了外婆,虽然自己没什么印象,但小夏目又想到了自己现在被各个所谓的亲戚踢来踢去没有亲人的现状,眼泪又大颗大颗的滴下来。

真麻烦,看在玲子跟你有关系的份上,我就破例安慰你一下。

斑四下看了看,瞥到那家人门口放着的招财猫。

小夏目再抬头的时候,那个白色妖怪已经不见了,一只胖胖的招财猫正看着他。

小夏目试着伸手去摸那只猫的头,那只猫向他走去,他又缩回了手。

猫跳到他腿上,蜷起身子来不再动。

小夏目惊喜的看着这只圆圆的猫,他摸了摸它背上的毛,好软。

猫身上热乎乎的,小夏目感觉温暖起来,笑容又出现在他的脸颊。

“等一会哦。”

小夏目小心翼翼的把猫放下,转身轻悄悄的跑去了厨房。

斑没在意,还是继续趴在那里。

过了一会小夏目回来了,拿着一个白色的东西。

“是七辻屋的馒头,晚上我没吃。”

其实妖怪不吃这些的,不过斑倒是挺有兴趣。

他凑过去看了看那个馒头,咬了一口。

味道不错。

于是就把那个馒头吃完了,那个孩子好像还挺高兴,明明是我吃了你的东西啊你高兴什么。

当作谢礼,斑就留下来陪那个孩子了,就当是他高兴好了。

斑没再去看那个孩子,因为没过多久他就被封进一个结界里去了。

斑非常气恼,高贵的我居然被封印了?

无奈结界打不破。

他注意到封印他的容器是个招财猫。

就是那天自己去找那个小男孩的时候自己变的那个,一模一样。

斑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他就一直这样被封印了很长很长时间,虽然对妖怪来说这些日子一点也不算长。

然而有一天他突然被惊醒了,有人打破了结界。

他冲出了那个结界,还是招财猫的样子。

他愣住了。

玲子的气息,和玲子一样的浅色头发,瘦弱的身躯。

是那个孩子啊。

他眯了眯眼:“喂,你该不会是——”

他顿了一下。

“——夏目玲子吧。”

看来已经忘记我了,难得我还安慰过他。

眼前的人已经长大,从小男孩成为了少年,气质柔和。

这家伙不再被欺负了吧,看他这样子。

“叫我猫咪老师。”

后来他们说了什么他不去想了,只记得夏目把还是招财猫的他带回了家。

斑认出这不是那个他原来在的家。

一个女人过来给他开门,语气很是温柔。

“那个…塔子阿姨,我可以养它吗?”抱着他的夏目有点不好意思的提出。

很令斑欣慰的是这个女主人似乎人挺好,她欣然答应了,还说要和夏目一起去求一个叫滋的人。

看来夏目现在遇到的人很善待他。

夏目高兴的带着他上了楼,进了一个房间。

“这是你的房间吗?”

你终于不用自己在院子里哭泣了。

“啊,是啊。老师,你要吃些什么吗?”

斑想起了那个馒头,关于吃的他倒是记的很清楚。

“那就帮我买七辻屋的馒头吧。”

“老师也知道七辻屋?”

“快去快去。”

总之斑现在是猫咪老师,等着接手不知道能不能接到的友人帐,不过现在他不那么想要友人帐了,也许他接手不到了,因为那个叫夏目的少年一页页的在还名字,而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在保护他。

或许这家伙好好活着比较好。

斑心想。

还有,既然你不记得了,那我们从头开始吧。

斑看不见夏目了

猫咪老师不在。
夏目买来的豆沙包孤零零的躺在碗里。
夏目觉得很奇怪,老师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啊。既然这样,那豆沙包我就帮他吃掉吧。
豆沙包的味道很好,但是夏目不怎么开心。
夏目坐下来静静地注视着那扇猫咪老师每次跑出去再回来时都要推开的窗户,玻璃反射的光从夕阳的橙黄变成白色的灯光。
猫咪老师还是没有回来。
夏目发觉不对劲,老师不可能离开这么长时间。他有些慌,虽然觉得总是为了一点小事就慌张这样不应该,但是对于身边这些好不容易才拥有的温暖的事物,他还是不能做到放宽心看待任何的不妥。
很幸运的是他跑了不远就遇到了两个中级,他们告诉夏目斑刚刚回去。
“夏目大人这么着急干什么,反正他会回去的嘛。”
“会回去,会回去。”
夏目无奈的笑笑:“是啊。谢谢你们,那么我要回去了,再见!”
真是的,害我那么紧张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回去必须要说说他,不知道塔子阿姨会不会担心。
夏目走到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猫咪老师跳上屋檐,他加快脚步上了楼。
夏目向塔子阿姨和滋叔道过歉,刚进屋,就看到猫咪老师打开了那扇他盯了一下午的窗户跳了进来。
“今天的酒味道真好啊~咦,夏目不在吗?算了,待会再去找那家伙好了。”
夏目装作生气的表情一下子垮下来了。
“老师?”夏目伸手在猫咪老师眼前晃了晃。
猫咪老师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去了,就像要过去找他开罐头时的样子一样。
夏目愣愣的坐在原地。
“老师?”
猫咪老师看了一圈屋内,视线有一瞬间正好与夏目的视线对上,却在下一秒又转开了。
“老师…”
其实早在刚认识猫咪老师不久的时候夏目就想到过这种结局,不过是反过来的。
夏目本以为会是有一天,他回到房间里,也带了七辻屋的豆沙包或馒头,也等了很久,也跑出去找猫咪老师,也因为回来晚了向塔子阿姨道歉,只不过没有中级对他说“他总会回来的”他再也看不到猫咪老师了。也许中级就从他身边走过想向他打招呼,可是夏目看不到。
——那么挣扎着想要在一起,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夏目跑去关了灯。
猫咪老师一下警觉起来:“谁在那里?”
没有声音,哦,他听不到夏目一次次的说老师,我是夏目。
“老师,我是夏目。”
“老师,我是夏目,我在这。”
“老师!”
猫咪老师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他静静望着灯的方向望了好久,最后他起身,跳出了窗户。
夏目走到窗边,他看到变回原型的斑飞向森林。
“什么?你看不到夏目了吗,斑?”
丙惊讶的说。
“嗯,我看不到他,昨天他应该就在屋里,而我连气味也闻不到。”
斑不再像以前那样漫不经心,他很严肃的看着丙。
“啊…如果这样的话…”
斑感到那句呼之欲出的话沉重的压在他身上。
“告辞。”
丙望着他离开的方向,也惆怅的吸了一口烟。
“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就算是永别了吧。”
——
斑最后一次回到夏目的房间,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趴在那里,看着夏目经常坐的地方,事实上夏目的确在那里,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老师。”
“你要离开了吧。”
“去吧,老师,别犹豫了。”
“友人帐我给你放在这里了。”
“请拿去吧。”
夏目把友人帐郑重的放在斑面前。
斑看到了,却扭过了头。
“拿回去吧,收好了,再被抢走我也救不了你了。”
不管夏目听没听到,斑站起来从窗户离开了。
夏目艰难的维持着一个温柔的笑,等他终于连斑的尾巴都看不到了,才捂住脸。
斑闭了闭眼,要去哪里呢?不知道。以前顾忌着不能跟人类有过多的交集,现在好了,玲子不在了,夏目消失了,他不用变成那个肥肥的招财猫了,他又变回这个高贵美丽的形象了。
挺好的。
挺好的。
挺好…的。
只是结局而已,无论怎样结局只能是这样,人和妖,不就只能这样吗。
—— 那么挣扎着想要在一起,办不到就是办不到。
自己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斑讽刺的想。
后来斑回去过,夏目每次都站在他面前对他笑。
斑拜托丙和三筱他们,尽力让夏目在有生之年不因妖怪出事。
夏目拜托丙和三筱他们,在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把斑找来,把他说的话告诉斑。
后来斑没走,夏目和妖怪们还是经常聚在一起聊天,斑也在,夏目总是不长记性的对他说话,笑着笑着擦掉眼泪,不知道是不是中级们的笑话太好笑了。
塔子阿姨问夏目,猫咪怎么不见了呢?
怎么不见了呢?
因为我不见了吧。
“猫咪它…回到它原来的地方去了。”
“这样啊,猫咪它还会回来的吧,回来了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会给它做好吃的。”
“嗯…一定。”
也不知道他回答的是猫咪老师一定会回来还是如果猫咪老师回来了会告诉塔子阿姨。
滋默默听着,夏目好像很平静,他却听出了一点忧伤。
过了几天滋抱着一只猫回来了。
这次不是寄养的,是他找了好久找到的一只和猫咪老师几乎一样的小猫。
夏目看着这只猫,想起了那次,他抱着那只寄养的小猫,猫咪老师那个受伤的表情。
想着想着他微微笑了,滋以为是他很喜欢这只猫。
夏目抱着它上楼了。
夏目把它放在地上。
夏目低下了头。
夏目哭了。
“你知道吗…他看不到我了…”
他埋下头去,终于哭出声。